保府都市网→做保定地区最有价值的网站
 
 
 
 
保府都市网logo
 
 
保定一家五代人当火车司机,坚守116年
 
发布时间:2018-02-13 09:17 来源:新华每日电讯
 
 

李斌(左)和爷爷李世林(中)、父亲李宝生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合影,其中照片左上角为李斌的曾祖父李方卿的工作铭牌,照片右上角为李斌高祖父李午寅的证件照(1月24日摄)。

2018年春运,超过3亿人坐火车回家。记者跟随着归家的人群,到“靴城”保定探访特殊的火车司机家庭。家族荣誉像一枚烙印,将五代人穿越时空联结在一起。他们用116年的坚守,奏响了一幕与火车头的“命运交响曲”。

冬日的河北保定刚刚下过一场大雪。白雪掩映中,古城显得端庄肃穆。这里百年前曾是水路要道,因其城墙状如靴子,故得名“靴城”,寓意守护京城,踏平艰难。

从保定火车站出来,穿过一段坑坑洼洼的土路,就是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石家庄电力机务段保定运用车间。简陋的小楼,刷着富有年代感的白墙绿漆,几张掉了漆的桌面和嘎吱作响的木头大门散发着上世纪80年代的味道……

同是火车司机的李斌和父亲李宝生在这个画面中并没有违和感。父子俩身材敦实,脸上挂着畅快的笑容。

知道我们的来意,李宝生一进家门就从大衣柜抽出一个层层包裹的塑料纸包,李斌笑着说:“这是我家的传家宝,我爸保护得特别好。”

“火车头”从1936年开来

这是一张牛皮纸制作的火车司机工作证,发证时间是1936年。证件上用繁体字印着:铁道部直辖平绥铁路员工服务证第28号。姓名:李午寅,籍贯:山东文登,职称:司机,年龄:五十九,服务处所:机务第一段。工作证下方张贴着黑白照片:穿着对襟衫的他眉头紧蹙、嘴唇微闭,略显消瘦的身躯透出一种干练。

这是李斌家的第一代“火车头”李午寅。发证的时候,他已经在铁路上工作了35年,是一位颇有经验的老司机了。

1901年,24岁的李午寅刚刚工作。他不知道,他已经站上家族乃至中国历史的重要舞台……

彼时,英国铁路已经横贯全国,美国也在大力修建铁路,而中国运输还主要靠水运。甲午战败后,清政府痛下决心修建铁路,促进经济发展。

京津冀周边,铁路发展仍然缓慢。保定站消防业务主管金钟查阅资料发现,就在这个时期,保定站逐步成为京津冀地区“三角”运输格局的重要一点。

“古时,保定周边河流丰沛、支流密布,水利条件极为优越,是重要水运节点,具有独特的地理位置。”金钟说,1897年,北京卢沟桥至湖北汉口的卢汉铁路开始修建,1899年1月保定段完成铺轨,保定站随后交付使用,成为京津冀地区重要的铁路站点。

卢汉铁路通车后,李午寅在这条线路上担任蒸汽机车司机的最低工种——“小烧”,也叫司炉工。

蒸汽机车并不好开,不像内燃机车或者电力机车那样,挡位和速度是给定的。蒸汽机车司机要根据经验摆动气门操作杆,通过调整气压控制机车速度。

“蒸汽机车开起来车顶烟筒冒出烟雾,两侧气缸喷出蒸汽,让机车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气势。汽笛长鸣、车轮滚滚、特别壮观。”这是《中国速度——中国高速铁路发展纪实》对蒸汽机车的描述。

驾驶蒸汽机车时,副司机负责油路,司炉工负责烧火。有人曾计算,一名司炉工1分钟大约要投煤9锹。“特别是冬天,一个班至少要投十几吨煤,一天下来整个人都累得动不了了。”68岁的李宝生回忆起自己当司炉工的时候,不自觉地动了动膀子,因为半边身子常常探出窗口瞭望,他落下了肩周炎的毛病。

好在李午寅的年代,火车只在白天行使。蒸汽机车每100至200公里需要加煤上水,从北京到石家庄往返必须在保定站过夜。火车夜间整备时,旅客就下车宿在保定站。

“那个年代没有多少火车司机,高祖一直干到59岁都没有退休。据说他的技术很好,从司炉工一路升到司机,还被赏赐过黄马褂。”44岁的李斌脸上带着些许自豪。家族荣誉像一枚烙印,将五代人穿越时空联结在一起,奏响一曲与火车头的“命运交响”……

不舍火车头,几代人走了一条路

1920年,李午寅43岁的时候,19岁的儿子李方卿也在铁路上找到了工作。他见证了铁路发展的另一件大事——中国人自行设计和建造京张铁路。

国际格局风云变幻,铁路快速发展打通了英、法、德等国家的“奇经八脉”,并最终导致了新的大国诞生以及世界格局变迁。

中国却在经历山河巨变。清政府灭亡、军阀混战、经济下行、民不聊生。

《中国速度——中国高速铁路发展纪实》指出,20世纪70年代末,不少国家已经从蒸汽机车、内燃机车进入电气化高速列车时代,世界上只有3个国家还在使用蒸汽机车:中国、印度和南非。

李午寅、李方卿、李世林、李宝生4代火车司机都驾驶过蒸汽机车。

“苦!确实苦!”这似乎是李宝生能够找出来形容那段岁月最贴切的词。

“吃喝拉撒都在煤堆上。夏天不停地挥锹加炭,一会儿就成了灰泥人。冬天没热水,就用铁锹拖着煤渣烧水喝……司炉工在车上只有一个小座位,扛不住就拿3个铁锹并一起睡觉。大部分火车司机围着铁路,几十年住在破房子里,家里人也跟着遭罪。”李宝生一边摇头一边揉搓着长满老茧的大手。

1941年,抗日战争如火如荼,铁路也受到重创,40岁的李方卿被日本人抓了壮丁。1942年,15岁的儿子李世林顶了父亲的岗位,扛起一家人的生计。由于年纪太小,李世林先被送到司机学校,大约学习了1年才开始上车。

1949年,新中国成立。

李世林身边一切都在飞速更新。他考上火车司机后,带出了很多徒弟。上级单位组织司机技能竞赛,机务段就让他去。

“有一次是在一趟北京至太原的客运列车上比赛,列车尾部搁着方的木头墩,看司机启动以后晃不晃,倒不倒。驾驶蒸汽机车,平稳操控最难做到。”李宝生说。

新中国建立,百废待兴。李世林主动报名到保定筹建机务段,又到密云水库支援建设。“小时候搬家就是家常便饭,但总不会离开这条铁轨。”李宝生回忆说。

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妻子郝瑞敏插话道:“我们一家3个火车司机,这活儿太辛苦,我公公那会儿特别反对李宝生干。”

“我爸不想让我干,我也不想让李斌干,没想到几代人还是走了一条路。”李宝生不知道,家族几代人与火车头“共命运”,早已让年幼的李斌认定:火车司机就是男人该干的事儿。

中国发展的“火车头”:“像风一样快”

1978年,不少中国人在电视节目中看到过一段经典画面:邓小平坐在日本新干线的快速列车上,感慨地说:“像风一样快,我们现在很需要跑。”

1994年,第五代人李斌同他的父亲一样,“忤逆”了家里的意思,坚持成为一名火车司机,投入轰轰烈烈的高速铁路建设时代。

这一时期,我国确定了“立足自主研制,部分系统、部件开展国际合作”的高速列车发展思想。“中华之星”“蓝箭”等一批国产机车成为“明星”……

“我开过东风4型内燃机车、韶山4型电力机车、和谐号电力机车。咱们国产的东西很过关,很多复杂的构造简单了,给司机省了很多事儿。”李斌感慨道。

中国高铁的发展真的“像风一样快”!

2004年1月,国务院批准了《中长期铁路网规划》,拉开了大规模铁路建设的序幕。

2007年4月,中国铁路实施第六次大提速,“和谐号”动车组闪亮登场。

2017年底,我国高铁里程达到2.5万公里,占世界高铁总量的66.3%。

同年,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、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“复兴号”中国标准动车组以350公里时速实现商业化运营,为高铁“走出去”打下基础。

改革开放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内,让一个落后的东方大国成长为东方快车乃至世界经济的“火车头”……

“我家五代人见证了火车头的百年变迁。”李斌说,如果只把开火车当做工作,就会觉得枯燥无味。但当做爱好,每次出车都很兴奋。

“他天生是当火车司机的料。”李斌所在车队的支部书记庞玉涛评价他心理素质强。

“我跟他共事11年,知道他家五代火车司机的事儿,可他自己从来没说过。”李斌的同事刘峰认为他很低调。

李斌却特别要求记者:别把我们写得太完美。

“我跟儿子说,将来我老了,不要修墓地,就把骨灰撒在铁轨上。”李宝生说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就是感情深。小时候我就觉得开火车很威风,现在退休了,每周也得去两趟机务段,和徒弟聊聊天。”李宝生说,几辈子了,已经离不开了。

从李斌家50平方米的老房子出来,一公里外就是保定火车站。如今,改造后的保定火车站每天接发北京至雄安动车组。2017年7月6日开行后,“百年铁路”为“千年大计”架设了高速桥梁。

寒假到了,李斌16岁的女儿回家过年。今年春节,李斌计划带着父母和妻儿坐一回“复兴号”。从这里出发,五代人与中国“火车头”的命运交响将迎来新的篇章……

 
 
 
责任编辑:
水中鱼
更多
 
 
 
保府都市网提醒您重点留意网页中出现的以下声明:
     
 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保府都市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 
     
本频道主编还推荐您阅读以下文章:
 
您可能还喜欢阅读→上一篇:保定2018年增强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
您可能还喜欢阅读→下一篇:保定市委常委参加指导县委常委民主生活会
 
    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保府都市网©版权所有
冀ICP备11005049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