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娱乐 > 正文

吴秀波当投资人真不行 持股两家公司全部大亏损

来源:搜狐娱乐 | 2019-03-15 08:27:57
最近,上市公司业绩快报陆续发布,其中影视行业有的赚钱,也有的亏损,甚至巨亏。而有些投资人非常不幸,比如自身风流债还没清掉的吴秀波,持股的两家上市公司全都爆雷巨亏。其中,幸福蓝海2018年净利润亏损5.33...

最近,上市公司业绩快报陆续发布,其中影视行业有的赚钱,也有的亏损,甚至巨亏。而有些投资人非常不幸,比如自身风流债还没清掉的吴秀波,持股的两家上市公司全都爆雷巨亏。其中,幸福蓝海2018年净利润亏损5.33亿,吴秀波持有幸福蓝海1.5%股份;当代东方净利润亏损12-14亿,吴秀波通过一项定增专项资管计划持有当代东方股份。目前这两家公司股价都处于低位,运营上也遇到困境,吴秀波想要从中翻身,可能不比他自己再复出容易。

幸福蓝海2018年预亏5.33亿,收购笛女传媒账面损失11.5亿

根据业绩快报,幸福蓝海2018年营收16.55亿,同比增长9.08%。经营性业务净利润7834.5万,主营业务的经营并没有大问题。

电视剧版块,实现销售的项目有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、《繁星四月》、《中国式关系》、《猎毒人》、《爱情的边疆》、《我们的四十年》、《黄土高天》等;开机项目有《江河水》、《裸养》、《我要和你在一起》、《伞兵魂》、《邓丽君》、《国宝奇旅》等。

电影版块,联合出品的《无问西东》票房7.54亿,参投的《西游记女儿国》票房7.2亿,参投的刁亦男新作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(胡歌、桂纶镁、廖凡、万茜主演)已经杀青,参投的田羽生监制/导演新作《伟大的愿望》(彭昱畅、魏大勋、王大陆主演)正在后期制作中。

院线版块,全年新拓展加盟影城突破50家。截至12月31日院线旗下影城累计309家,全年票房累计实现19.46亿,同比增 15.15%,高于全国票房增速。全年投资并开业影城5家,45块银幕。截至12月31日,累计投资并开业影城77家,累计签约127个项目,964块银幕。

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5.33亿,同比下降573.97%。

这主要是因为一年多前收购重庆笛女阿瑞斯影视传媒埋下的雷。

幸福蓝海近期在督促笛女传媒清理追讨应收款项时,发现笛女传媒应收款项有不实现象,当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3.875亿。另外,幸福蓝海因收购笛女传媒产生的4.82亿商誉全额计提减值。

也就是说,这家“坑货”公司让幸福蓝海在账务上一下损失8.695亿。

2017年12月,幸福蓝海以7.2亿元现金对价收购出品过《双枪老太婆》、《兄弟兄弟》、《三妹》等电视剧的笛女传媒80%股权。

按照合同,首期付款50%,也就是付给笛女传媒3.6亿,剩下的2020 年开始再按各年度累计实现业绩占总承诺业绩的比例进行付款。笛女传媒的业绩对赌承诺是2017-2021每个年度各期期末累计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500万、1.6亿、2.55亿、3.55亿、4.6亿。

现在笛女传媒已经确定无法完成约定的预期业绩,所以剩下的3.6亿也不会再往出付了。其中,3名管理层股东剩余近2.35亿的交易对价款需以完成业绩承诺为前提,确定不付了。非管理层股东的1.25亿约定于2022年初不以业绩承诺完成情况为前提支付,但是鉴于笛女传媒原实际控制人在股权转让时存在提供虚假材料、投资业务与账面记载严重不实的情形,所以该部分价款是否支付也存在不确定性。

根据幸福蓝海2017年年报,笛女传媒2017年实现净利润8047万,完成了当年的业绩承诺。然后2018年度,计提坏账准备3.875亿,计提商誉减值4.82亿,合计来看,这一笔收购案一年多过去账面损失11.5亿。

截至 2018年12月31日,笛女传媒资产账面余额7.65亿,累计计提各项减值准备4.53亿,账面价值总额3.12亿。总负债4.59亿,净资产-1.47亿。

吴秀波投资幸福蓝海8年几乎没增值,还背负贷款

吴秀波早在幸福蓝海2011年底增资扩股时就进入,当起了股东兼签约制作人。根据幸福蓝海2014年5月首次披露的招股书,当时吴秀波以4503.84万元认购了465.7534万股,占总股本的2%。每股股价9.67元。

2016年8月8日,幸福蓝海上市,每股发行价6.62元。吴秀波仍持有465.7534万股,占总股本的比例被稀释为1.5%,为第六大股东。

2016财年,幸福蓝海进行了分红,分红后总股本从3.11亿增加到了3.73亿,吴秀波的持股也由原来的465.7534万股增加到了558.9041万股。

按规定,吴秀波的股票限售期是一年,2017年8月8日后就可以卖股票套现了。但吴秀波却没有,持股数没有丝毫变化。并不是吴秀波不缺钱,从幸福蓝海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就能看到,吴秀波把全部股份都质押了。质押的股份如果没有赎回,股票是不能卖的。根据幸福蓝海2018年上半年财报,吴秀波的股份还在全部质押中。

截止2019年3月14日,幸福蓝海收盘价9.05元,总市值33.72亿。吴秀波的558.9041万股价值5058万。而2011年他入股时就花了4503.84万元。8年来几乎没有多少增值。

吴秀波当年这4503.84万中,503.84万为自有资金,4000万为借款,需要承担利息。后来的股权质押贷款也要承担利息。至于利率,浮动范围可以很大,可能在5%-15%之间,是双方相互协商的结果,不好猜测。但是一般来说,年利率基本在8%上下。

第一次4000万贷款不知最后贷了几年还清的。如果按三年还清,年利率8%这样粗略算,每年利息320万,三年就要960万。

第二次质押如果从2017年第一季度算,该季度幸福蓝海的股价在24元上下浮动,558.9万股价值约1.34亿。个人股东股权质押,无外乎是贷款用,一般来说,最高能贷到股票票面价值75%的钱。如果按最高75%比例贷款,能贷到1亿元。如果是按最高1亿贷款,8%年利率算,每年利率800万。贷款期可能差不多已有两年,利息1600万。

当然,这只是粗略的估算猜测,可能跟实际的出入非常大。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,从资金、时间、声誉成本来看,这不是一次成功的投资。

当代东方2018年预亏12-14亿,大股东股份全被质押及冻结

当代东方2018年净利润预计亏损12-14亿,同比下跌1194.19%-1376.56%。

除了主营影视剧业务营收不佳外,当代东方对全资子公司东阳盟将威影视拟计提约8.76亿的商誉减值,当代东方及盟将威对存货计提约3.4亿的减值,对盟将威预付账款计提跌价准备约0.98亿,三项合计13.14亿。属于业绩大变脸及“大洗澡”。

不仅如此,当代东方还爆了很多对公司运营都是致命的雷。其第一大股东厦门当代文化所持22.18%的股份已经被全部质押,且因借款合同纠纷等,已经被司法冻结及多次轮候冻结,处于司法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占其持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为202.51%。

当代东方、其实控人、其子公司涉及的合同纠纷有十多起,包括借款不能清偿的纠纷、广告合同纠纷、创作合同纠纷、联合投资合同纠纷等,信誉已经严重受损。

因为经营状况的问题,以及影视大环境的变化,当代东方也终止了收购首汇焦点及永乐影视两起重大并购案。

总之,这家公司从财务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,未来能否走出泥潭维持好经营都不能确定。

吴秀波投资当代东方4年多几乎没盈利,名人股东全被套

吴秀波入股当代东方是另外一种方式。

2014年9月,当代东方非公开发行股票,南方资本-当代东方定向增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出资5.5亿元认购了5092.6万股,占总股本的12.96%,为第二大股东。认购价是10.8元/股,限售期36个月。当时《公告书》预计的可上市流通时间为2018年6月12日。

而吴秀波和编剧宁财神(原名陈万宁)、时尚界大拿苏芒、导演李少红的荣信达、导演唐季礼等成了这个资管计划的委托人。其中,吴秀波认购出资金额1506.15万元。也就是说,这些影视圈名人出钱,委托南方资本来打理这次入股,而不是自己亲自操作。

吴秀波的1506万元折合139.46万股。占5.5亿总金额的2.738%。

2015财年,当代东方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。南方资本-宁波银行-当代东方定向增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对当代东方的持股数变更为1.02亿股。根据2018年上半年的最新财报,其持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12.87%。截止2018年第三季度末的数据显示,南方资本资管计划仍在持仓。

截止2019年3月14日,当代东方股价5.69元,总市值45亿。南方资管计划所持有的1.02亿股价值约5.8亿,比四年多前入股时的5.5亿只增值3000万。吴秀波1506万元的投资账面价值也基本没大变化。

这1500多万要是自有资金还好,如果也是通过借贷得来的,背着高息的话,损失又更多了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佘诗曼谈做母亲:顺其自然吧,不强求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