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娱乐 > 正文

重庆的潮湿和性感,在这些电影里…

来源:互联网 | 2019-11-08 08:52:32
  《少年的你》火了,重庆也在内地的大银幕上又火了一把。  尽管影片中刻意回避了城市所在地,但无论是路边老火锅店里翻滚的红汤,还是依照地势所建的高低起伏的民房,都告诉我们,这里就是重庆。《少年的你...

  《少年的你》火了,重庆也在内地的大银幕上又火了一把。

  尽管影片中刻意回避了城市所在地,但无论是路边老火锅店里翻滚的红汤,还是依照地势所建的高低起伏的民房,都告诉我们,这里就是重庆。

《少年的你》成网友打卡圣地

  这不是重庆第一次成为电影里的“主角”,甚至不是今年的第一次,也不是今年的最后一次。

  从旧日的国民政府陪都,到今日的国产片“取景圣地”,重庆能够始终保持这样鲜活的生命力,并不令人意外。

  虽然成都与重庆空间上有300多公里,时间上只需坐一个多小时的高铁便可到达,但这两个城市的文化并不相同。

电影中呈现的重庆独特地貌

  如果说成都是一位闲庭信步的娴静女子,重庆更像是一位矗立在码头的江湖浪子,同时身上由透着些许潮湿的性感

  从水文上看,长江与嘉陵江两江穿城而过,交汇于此,天然的码头聚集着人们在这里为生活奔波,形成独特的码头文化。从地势上看,重庆三面环山,沟壑纵横,据传蒋介石将重庆选为南京沦陷后的陪都,其中一个原因便是这里易守难攻的地形。

朝天门码头旧照

  奠定近代重庆本土文化的,是清朝康熙年间著名的湖广填四川大规模移民运动。经历过一系列战乱后,四川、重庆等地人口匮乏,劳动力欠缺,清政府鼓励湖北、湖南、广东、广西等十余省的百姓迁徙至此。

  而作为迁徙之路的南大门,很多人没有继续往巴蜀腹地深入,就留在了重庆。

  到了近代,无论是因为抗战,还是支援三线建设,重庆迎来的一批又一批过客,大多扎根到了这片土地上, 截至目前,重庆的人口已经突破3000万,在全球,比重庆人更多的只有日本东京。

  所以在历史上,商贩、棒棒、纤夫、袍哥……各路鱼龙混杂的人们在这里行走;在酒馆、茶馆、饭馆里,这些黑白两道的人们汇聚于此,各种江湖纷争,各种人情世故,随时都在上演。

  独特的自然环境和人文土壤,塑造了重庆独特的码头文化,也塑造了这里的人们火爆直爽的个性。

两江交汇“鸳鸯锅”

  到了现代,重庆经济飞速发展,与旧码头对应的,是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,人头攒动的不再是码头,而是繁华的商业街,袍哥们、棒棒军们也已经走进了历史。与密集的高楼不匹配的是狭窄的城区主街道,一方面因为城市规划,另一方面是因为地形限制所制,视觉的错乱感和拥挤感可能是最常有的印象

重庆市区的空间设计,有几分埃舍尔矛盾空间的感觉

  重庆不止有这一面,有时车头一调转,视野就会变得开阔,让你对“依山傍水”这个词有了新的领悟,并感慨现在的重庆,已经是一座繁华的大都会了。

  但是一扭头,在高架桥下的空地,就有人支起了几张桌子,用老火锅和麻将告诉你重庆依然还是那个重庆。

  所以,无论历史还是当下,无论草根还是摩登,重庆都包容其中。这里是天生的故事背景板,自然也是电影理想的取景地,就连《变形金刚4》,也要蹭蹭这里的风景

《变形金刚4》重庆取景地

  很多朋友通过大银幕了解到的重庆,很可能是从《疯狂的石头》开始的。

  2005年,刘德华启动了“亚洲新星导”计划,该计划在全亚洲范围内挑选6名年轻导演,资助他们拍摄电影,其中就包括内地年轻导演宁浩。

  那时候的宁浩还远不是国人皆知的喜剧之王,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没多久的他,只有独立制片完成的《香火》和《绿草地》。

  宁浩生于山西太原,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。当他第一次来到重庆时,看到的是嘈杂的人群,忙碌的身影,此起彼伏的汽车喇叭声。

  当天晚上,宁浩吃完在这里的第一顿饭,就知道自己的下一部电影要从这里开始讲起了。白天在城区里逛,晚上回招待所写剧本,就这样,有了《疯狂的石头》。

《疯狂的石头》里的老山城啤酒

  宁浩在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曾说,重庆是一座特别丰富的城市,不论是视觉还是生活。那时候在重庆取景的电影并不多,某种程度上,现在大银幕上的“重庆热”,是从他这里发现开始的。

  宁浩完成了《疯狂的石头》的拍摄,用刘德华的话说,“那种感觉就是被爸妈安排去相亲,进去一看里面坐的是全智贤。”这部投资只有区区300万的影片,后来所获得的成功不在这里赘言。

  而作为一部群像电影,重庆这座城的存在感甚至比主角们更抢眼

《疯狂的石头》

  影片中,宁浩没有过多地向我们展示这里的繁华,更多的是它最真实的一面。昏暗的小巷,熙攘的人群,无处不在的拌嘴,一言不合就直接上手,以及鱼龙混杂的现代都市江湖。

  也是从这里开始,越来越多的影片选择来到重庆拍摄。

  有趣的是,宁浩当年成为刘德华扶持新导演计划的获益者,而他现在主导的“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”扶持的新导演申奥,即将上映的《受益人》也选择了在重庆拍摄。

  《疯狂的石头》中,依照重庆当地特有的环境进行场面调度和场景设计,这一点被后世很多电影所沿用。

即将公映的《受益人》

  比如在《少年的你》里,百转千回的居民楼,成了陈念躲避同学霸凌的求生路;而小北和陈念的“避难所”——那件板房就位于苏家坝立交桥下,确实能看到一大片菜地,道路泥泞难走,正符合小北这个角色的居住环境;而魏莱发生“意外”的那个楼梯,正是依托于渝中区小什字附近的一条小街实地设计的。

小北和陈念的“避难所”

  这也是在导演曾国祥的设计之中的:“重庆起起伏伏的地形非常有助于电影氛围营造,这里有很多大型立交桥、高楼,也有小巷子,就像个迷宫。把人物放在这里,就有一种逃不出这个地方的感觉,有助于电影呈现出青春期难以逃避的忧郁情绪。”

《少年的你》

  另一部对重庆地势运用很讲究的电影,是今年大鹏、欧豪主演的《铤而走险》。在这部对暴力的过分渲染不输韩国电影的影片里,有大段大段根据重庆地形特色而设计的剧情和动作场面。

  影片里,根据过江索道设计了丢包的核心剧情,也根据这个特殊的俯瞰位置推进剧情发展。

  在追逐戏中,导演甘剑宇也毫不吝惜地拿错综复杂的楼道环境做文章,可以说拍出了国产电影里这几年比较好的追逐场面

  导演也在媒体采访时表示,重庆丰富的交通地貌也会帮助人物角色的呈现,在剧本环节就已经将重庆纳入到创作中。

《铤而走险》也在重庆取景

  重庆所拥有的,也不止有生猛的这一面。据统计,重庆是全国日照时间最短的主要城市之一,年日照时间在1000小时到1400小时之间。相比太阳,重庆人更熟悉的是雾气笼罩下的老城。

  雾气缭绕也赋予这座山城一种独特的神秘气息和暧昧氛围,是拍摄艺术片的天然场

  旅居韩国的张律导演曾在2008年拍摄的《重庆》,让我第一次在艺术片中看到了不一样的重庆。与其他电影将这里渲染的泼辣奔放不同,张律用自己的美学风格化解了这里的烟火气,并以一种更加冷峻克制的视角,展示这里人们的欲望与复杂的社会背景,这样的风格反倒显得赤裸和理性——有性欲,有人情,但更多的是压抑

张律执导的《重庆》

  而这与更早的《巫山云雨》完全背道而驰,在这部第六代导演章明执导的影片中,角色们的情感和欲望多数克制又隐忍,倒是借着小城的环境描绘、人情世故与象征隐喻,道出了男女间的暧昧情欲,人性的渴望与现实的压制,赋予影片与重庆诗一般的特质。

  第六代现实主义导演王小帅,则在《日照重庆》中借重庆探讨了父子两代人的困境,但影片虽有地域展示,却刻意回避了重庆方言的使用,反而令影片显得如空中楼阁一般,脱离甚至浪费了原本该有的重庆气质。

《日照重庆》在重庆拍摄

  说到方言,《火锅英雄》可能是重庆方言还原度最高的银幕作品了。影片讲述的是三个重庆发小开火锅店失败,机缘巧合下决定抢银行的故事。乍一看是犯罪题材,但骨子里却藏着文艺心。

《火锅英雄》主创说重庆话

  影片不仅坚持使用了重庆话,甚至还保留了不少方言中的粗口,不要小看这一点,语言环境对情感的代入让影片的叙事氛围更加接地气,也更具可信度。

  相比之下,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尽管用各种航拍镜头,大特写来展示重庆的美,人物每隔几分钟就要端着一碗豌杂面来完成对地域的指涉,但过分幼稚的剧情和浮夸的表演,反倒让影片显得失真,让重庆显得浮躁。

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

  根据相关统计,从1933年到2019年,在重庆拍摄的影视作品已经超过了300部,覆盖的地区从都市到景区,涵盖了所有区县。此外,重庆地区的影院已超过200家,银幕数累计1500多块,年度票房突破15亿大关,成为稳居全国票房前十的城市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重庆当地政府也意识到了在影视行业的潜力,官方打出了“带上剧本来重庆,其他事情交我办”的口号。影视基地也正在筹建中,也许有一天,这里能够走出更多的章明、宁浩、甘剑宇们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重庆的潮湿和性感电影

上一篇:林志玲将在台南美术馆办婚礼?馆方:没有收到申请
下一篇:最后一页